<del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kbd id="aw9oz"><th id="aw9oz"></th></kbd></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obj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
<obj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obj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delect id="aw9oz"></delect><del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delect>

伯的古詩20篇


2021-11-20 09:01:29



伯的古詩20篇

下面是小編為大家收集的20篇關于伯的文章,供各位參考,希望您能喜歡。

品令(送黔守曹伯達供備)

敗葉霜天曉。
漸鼓吹、催行棹。
栽成桃李未開,便解銀章最報。
去取麒麟圖畫,要及年少。
勸公醉倒。
別語怎向醒時道。
楚山千里暮云,正鎖離人情抱。
記取江州司馬,坐中最老。

舟中遇柳伯存歸潛山,因有此贈

澆風久成俗,真隱不可求。
何悟非所冀,得君在扁舟。
目擊道已存,一笑遂忘言。
況觀絕交書,兼睹箴隱文。
見君浩然心,視世如浮空。
君歸潛山曲,我復廬山中。
形間心不隔,誰能嗟異同。
他日或相訪,無辭馭冷風。

與陳伯之書

遲頓首陳將軍足下:無恙,幸甚,幸甚!將軍勇冠三軍,才為世出,棄燕雀之小志,慕鴻鵠以高翔!昔因機變化,遭遇明主,立功立事,開國稱孤。
朱輪華轂,擁旄萬里,何其壯也!如何一旦為奔亡之虜,聞鳴鏑而股戰,對穹廬以屈膝,又何劣邪!   尋君去就之際,非有他故,直以不能內審諸己,外受流言,沈迷猖蹶,以至于此。
圣朝赦罪責功,棄瑕錄用,推赤心于天下,安反側于萬物。
將軍之所知,不假仆一二談也。
朱鮪涉血于友于,張繡剚刃於愛子,漢主不以為疑,魏君待之若舊。
況將軍無昔人之罪,而勛重於當世!夫迷途知返,往哲是與,不遠而復,先典攸高。
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
將軍松柏不剪,親戚安居,高臺未傾,愛妾尚在;
悠悠爾心,亦何可言!今功臣名將,雁行有序,佩紫懷黃,贊帷幄之謀,乘軺建節,奉疆埸之任,并刑馬作誓,傳之子孫。
將軍獨靦顏借命,驅馳氈裘之長,寧不哀哉!   夫以慕容超之強,身送東市;
姚泓之盛,面縛西都。
故知霜露所均,不育異類;
姬漢舊邦,無取雜種。
北虜僭盜中原,多歷年所,惡積禍盈,理至燋爛。
況偽孽昏狡,自相夷戮,部落攜離,酋豪猜貳。
方當系頸蠻邸,懸首藁街,而將軍魚游於沸鼎之中,燕巢於飛幕之上,不亦惑乎?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
見故國之旗鼓,感平生于疇日,撫弦登陴,豈不愴悢!   所以廉公之思趙將,吳子之泣西河,人之情也,將軍獨無情哉?想早勵良規,自求多福。
  當今皇帝盛明,天下安樂。
白環西獻,楛矢東來;
夜郎滇池,解辮請職;
朝鮮昌海,蹶角受化。
唯北狄野心,掘強沙塞之間,欲延歲月之命耳!中軍臨川殿下,明德茂親,揔茲戎重,吊民洛汭,伐罪秦中,若遂不改,方思仆言。
聊布往懷,君其詳之。
丘遲頓首。

伯夷列傳

夫學者載籍極博。
尤考信于六藝。
《詩》、《書》雖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
堯將遜位,讓于虞舜,舜、禹之間,岳牧咸薦,乃試之于位,典職數十年,功用既興,然后授政。
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統,傳天下若斯之難也。
而說者曰:“堯讓天下于許由,許由不受,恥之逃隱。
及夏之時,有卞隨、務光者。
”此何以稱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蓋有許由冢云。
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賢人,如吳太伯、伯夷之倫詳矣。
余以所聞,由、光義至高,其文辭不少概見,何哉?孔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軼詩可異焉。
其傳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
父欲立叔齊。
及父卒,叔齊讓伯夷。
伯夷曰:“父命也。
”遂逃去。
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
國人立其中子。
于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
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
太公曰:“此義人也。
”扶而去之。
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之。
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
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遂餓死于首陽山。
由此觀之,怨邪非邪? 或曰:“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若伯夷、叔齊,可謂善人者非邪?積仁潔行,如此而餓死。
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獨薦顏淵為好學。
然回也屢空,糟糠不厭,而卒蚤夭。
天之報施善人,其何如哉?盜跖日殺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黨數千人,橫行天下,竟以壽終,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彰明較著者也。
若至近世,操行不軌,專犯忌諱,而終身逸樂,富厚累世不絕。
或擇地而蹈之,時然后出言,行不由徑,非公正不發憤,而遇禍災者,不可勝數也。
余甚惑焉,倘所謂天道,是邪非邪?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亦各從其志也。
故曰:“富貴如可求,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
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舉世混濁,清士乃見。
豈以其重若彼,其輕若此哉?“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賈子曰:“貪夫徇財,烈士徇名,夸者死權,眾庶馮生。
”同明相照,同類相求。
“云從龍,風從虎,圣人作而萬物睹。
”伯夷、叔齊雖賢,得夫子而名益彰;
顏淵雖篤學,附驥尾而行益顯。
巖穴之士,趨舍有時,若此類名湮滅而不稱,悲夫。
閭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惡能施于后世哉!

伯牙絕弦

伯牙善鼓琴,鐘子期善聽。
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鐘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鐘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鐘子期必得之。
子期死,伯牙謂世再無知音,乃破琴絕弦,終身不復鼓。

伯夷列傳

夫學者載籍極博。
尤考信于六藝。
《詩》、《書》雖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
堯將遜位,讓于虞舜,舜、禹之間,岳牧咸薦,乃試之于位,典職數十年,功用既興,然后授政。
示天下重器,王者大統,傳天下若斯之難也。
而說者曰:“堯讓天下于許由,許由不受,恥之逃隱。
及夏之時,有卞隨、務光者。
”此何以稱焉?太史公曰:余登箕山,其上蓋有許由冢云。
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賢人,如吳太伯、伯夷之倫詳矣。
余以所聞,由、光義至高,其文辭不少概見,何哉?孔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軼詩可異焉。
其傳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
父欲立叔齊。
及父卒,叔齊讓伯夷。
伯夷曰:“父命也。
”遂逃去。
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
國人立其中子。
于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盍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號為文王,東伐紂。
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
太公曰:“此義人也。
”扶而去之。
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之。
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
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
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
”遂餓死于首陽山。
由此觀之,怨邪非邪? 或曰:“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若伯夷、叔齊,可謂善人者非邪?積仁潔行,如此而餓死。
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獨薦顏淵為好學。
然回也屢空,糟糠不厭,而卒蚤夭。
天之報施善人,其何如哉?盜跖日殺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黨數千人,橫行天下,竟以壽終,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彰明較著者也。
若至近世,操行不軌,專犯忌諱,而終身逸樂,富厚累世不絕。
或擇地而蹈之,時然后出言,行不由徑,非公正不發憤,而遇禍災者,不可勝數也。
余甚惑焉,倘所謂天道,是邪非邪?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亦各從其志也。
故曰:“富貴如可求,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
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
”舉世混濁,清士乃見。
豈以其重若彼,其輕若此哉?“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賈子曰:“貪夫徇財,烈士徇名,夸者死權,眾庶馮生。
”同明相照,同類相求。
“云從龍,風從虎,圣人作而萬物睹。
”伯夷、叔齊雖賢,得夫子而名益彰;
顏淵雖篤學,附驥尾而行益顯。
巖穴之士,趨舍有時,若此類名湮滅而不稱,悲夫。
閭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惡能施于后世哉!

陰飴甥對秦伯

十月,晉陰飴甥會秦伯,盟于王城。
秦伯曰:“晉國和乎?”對曰:“不和。
小人恥失其君而悼喪其親,不憚征繕以立圉也。
曰:‘必報仇,寧事戎狄。
’君子愛其君而知其罪,不憚征繕以待秦命。
曰:‘必報德,有死無二。
’以此不和。
”秦伯曰:“國謂君何?”對曰:“小人戚,謂之不免;
君子恕,以為必歸。
小人曰:‘我毒秦,秦豈歸君?’君子曰:‘我知罪矣,秦必歸君。
貳而執之,服而舍之,德莫厚焉,刑莫威焉。
服者懷德,貳者畏刑,此一役也,秦可以霸。
納而不定,廢而不立,以德為怨,秦不其然。
’”秦伯曰:“是吾心也。
” 改館晉侯,饋七牢焉。

東飛伯勞歌

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
誰家女兒對門居,開顏發艷照里閭。
南窗北牖掛明光,羅帷綺箔脂粉香。
女兒年幾十五六,窈窕無雙顏如玉。
三春已暮花從風,空留可憐與誰同。

與劉伯宗絕交詩

北山有鴟,不潔其翼。
飛不正向,寢不定息。
饑則木覽,飽則泥伏。
饕餮貪污,臭腐是食。
填腸滿嗉,嗜欲無極。
長鳴呼鳳,謂鳳無德。
鳳之所趨,與子異域。
永從此訣,各自努力。

高士詠。太伯延陵

太伯全至讓,遠投蠻夷間。
延陵嗣高風,去國不復還。
尊榮比蟬翼,道義侔崇山。
元規與峻節,歷世無能攀。

宋定伯捉鬼

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
問之,鬼言:“我是鬼。
”鬼問:“汝復誰?”定伯誑之,言:“我亦鬼。
”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
”鬼言:“我亦欲至宛市。
”遂行。
  數里,鬼言:“步行太亟,可共遞相擔,何如?”定伯曰:“大善。
”鬼便先擔定伯數里。
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
”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
如是再三。
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
”于是共行。
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聽之,了然無聲音。
定伯自渡,漕漼作聲。
鬼復言:“何以作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   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擔鬼著肩上,急持之。
鬼大呼,聲咋咋然,索下,不復聽之。
徑至宛市中下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
得錢千五百,乃去。
于時石崇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百文。

青玉案-送伯固歸吳中

三年枕上吳中路。
遣黃耳、隨君去。
若到松江呼小渡。
莫驚鷗鷺,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
常記高人右丞句。
作個歸期天已許。
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濕西湖雨。

夢為吳泰伯作勝兒歌

繁弦已停雜吹歇,勝兒調弄邏娑撥。
四弦攏撚三五聲, 喚起邊風駐明月。
大聲嘈嘈奔淈淈,浪蹙波翻倒溟渤。
小弦切切怨飔飔,鬼哭神悲秋窸窣.倒腕斜挑掣流電, 春雷直戛騰秋鶻。
漢妃徒得端正名,秦女虛夸有仙骨。
我聞天寶十年前,涼州未作西戎窟。
麻衣右衽皆漢民, 不省胡塵暫蓬勃。
太平之末狂胡亂,犬豕崩騰恣唐突。
玄宗未到萬里橋,東洛西京一時沒。
漢土民皆沒為虜, 飲恨吞聲空嗢咽。
時看漢月望漢天,怨氣沖星成彗孛。
國門之西八九鎮,高城深壘閉閑卒。
河湟咫尺不能收, 挽粟推車徒兀兀。
今朝聞奏涼州曲,使我心神暗超忽。
勝兒若向邊塞彈,征人淚血應闌干。

臧僖伯諫觀魚

春,公將如棠觀魚者。
臧僖伯諫曰:“凡物不足以講大事,其材不足以備器用,則君不舉焉。
君將納民于軌物者也。
故講事以度軌量,謂之‘軌’;
取材以章物采,謂之‘物’。
不軌不物,謂之亂政。
亂政亟行,所以敗也。
故春蒐、夏苗、秋狝、冬狩,皆于農隙以講事也。
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歸而飲至,以數軍實。
昭文章,明貴賤,辨等列,順少長,習威儀也。
鳥獸之肉不登于俎,皮革、齒牙、骨角、毛羽不登于器,則君不射,古之制也。
若夫山林川澤之實,器用之資,皂隸之事,官司之守,非君所及也。
”   公曰:“吾將略地焉。
”遂往,陳魚而觀之。
僖伯稱疾不從。
  書曰:“公矢魚與棠。
”非禮也,且言遠地也。

臧哀伯諫納郜鼎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納于大廟,非禮也。
  臧哀伯諫曰:“君人者,將昭德塞違,以臨照百官;
猶懼或失之,故昭令德以示子孫。
是以清廟茅屋,大路越,通括席,大羹不致,粢食不鑿,昭其儉也;
袞冕黻珽,帶裳幅舄,衡紞纮綖,昭其度也;
藻率鞞鞛,鞶厲游纓,昭其數也;
火龍黼黻,昭其文也;
五色比象,昭其物也;
钖鸞和鈴,昭其聲也;
三辰旂旗,昭其明也。
夫德,儉而有度,登降有數。
文物以紀之,聲明以發之,以臨照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懼,而不敢易紀律。
今滅德立違,而置其賂器于大廟,以明示百官。
百官象之,其又何誅焉?國家之敗,由官邪也;
官之失德,寵賂章也。
郜鼎在廟,章孰甚焉-武王克商,遷九鼎于雒邑,義士猶或非之,而況將昭違亂之賂器于大廟。
其若之何-”公不聽。

馬說(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

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故雖有名馬,祗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于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祗辱 一作:只) 馬之千里者,一食或盡粟一石。
食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
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 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

陰飴甥對秦伯

十月,晉陰飴甥會秦伯,盟于王城。
  秦伯曰:“晉國和乎?”對曰:“不和。
小人恥失其君而悼喪其親,不憚征繕以立圉也。
曰:‘必報仇,寧事戎狄。
’君子愛其君而知其罪,不憚征繕以待秦命。
曰:‘必報德,有死無二。
’以此不和。
”秦伯曰:“國謂君何?”對曰:“小人戚,謂之不免;
君子恕,以為必歸。
小人曰:‘我毒秦,秦豈歸君?’君子曰:‘我知罪矣,秦必歸君。
貳而執之,服而舍之,德莫厚焉,刑莫威焉。
服者懷德,貳者畏刑,此一役也,秦可以霸。
納而不定,廢而不立,以德為怨,秦不其然。
’”秦伯曰:“是吾心也。
”   改館晉侯,饋七牢焉。

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
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
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諼草?言樹之背。
愿言思伯。
使我心痗。

高士詠。伯夷叔齊

夷齊互崇讓,棄國從所欽。
聿來及宗周,乃復非其心。
世濁不可處,冰清首陽岑。
采薇詠羲農,高義越古今。

鄭伯克段于鄢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
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
愛共叔段,欲立之。
亟請于武公,公弗許。
  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
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
佗邑唯命。
”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
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
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
”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
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于己。
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
若弗與,則請除之。
無生民心。
”公曰:“無庸,將自及。
”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于廩延。
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
”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
”   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
夫人將啟之。
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
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
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書曰:“鄭伯克段于鄢。
”段不弟,故不言弟;
如二君,故曰克;
稱鄭伯,譏失教也;
謂之鄭志。
不言出奔,難之也。
  遂寘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
”既而悔之。
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于公,公賜之食,食舍肉。
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
”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
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
”遂為母子如初。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
《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其是之謂乎!”

上一篇:曉的古詩20條
下一篇:有關深秋的古詩錦集3個

A片一级一片免费
<del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kbd id="aw9oz"><th id="aw9oz"></th></kbd></del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obj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
<obj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object>
<object id="aw9oz"></object>
<delect id="aw9oz"></delect><delect id="aw9oz"></delect><delect id="aw9oz"><source id="aw9oz"></source></delect>